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辉瑞公司新冠疫苗出现副作用

发布时间:

四个月前病毒已发生变异,传染性极变强,疫苗恐难应付进入5月,美国凶猛的疫情蔓延势头有所减缓,疫苗研发也有进展,经济重启被提上议事日程。但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近日公布的一项最新研究,令公众对新冠病毒变异及传染的风险认知有了新的变化,对于疫情反复的可能性及其危害有了新的担忧。纽约州政府5月6日晚间更新的数据显示,纽约州内确诊新冠肺炎患者死亡已达20597人,其中约85%为60岁以上老人。纽约州州长科莫在当天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66%的新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都是在家以及没有频繁外出的情况下被感染的,并称“这很令人吃惊”。这项数据基于对全州100家医院、约1000名患者的调查结果。科莫当天公布的其他疫情指标显示,纽约州5日总住院人数9179人,连续第4天低于1万人;新增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601人,连续第5天下降。纽约市长白思豪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纽约市4日新增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109人,比3日增加34人;重症监护人数为599人,比3日增加3人;病毒检测阳性率15%,比3日降低7个百分点。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纽约州目前死亡的新冠肺炎患者约256万人。《纽约时报》认为,多出的这部分死者应是没有进行病毒检测,但去世前症状同新冠肺炎吻合,被纽约州官方归为疑似死于新冠肺炎,与确诊者死亡数分列。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经济增长下降的速度。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西雅图和纽约市在3月初到3月中旬首次开始采取扩大社交距离政策,到4月1日,“人对人”的商业活动已经崩溃。相比之下,全球金融危机始于 2007 年夏季,缓慢地从一个机构蔓延到另一个机构,削弱了经济增长态势,直到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经济危机爆发一年多之后,经济才最终崩溃,新冠肺炎比全球金融危机更具传染性和破坏性——对经济增长的打击明显更快、更大。美国新冠确诊人数目前已突破121万。新冠病毒继续在北美大部分地区、欧洲以及中东部分地区肆虐。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5月6日周三,全球确诊人数突破了372万人,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升至超过261万人。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数据,美国死亡人数超过了72万,接近全球总数的30%。据此美国媒体分析,在截至5月5日周二晚8时的24小时内,美国新增死亡2100人,为一周最高。自3月底以来,美国每天公布的新增死亡人数都远超1000人,新增确诊人数超过2万人。一个受到密切关注的模型预测,到8月初死亡人数可能增加近一倍。为什么在美国疫情一直居高不下?近日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研究发现,在某种意义上给人们提供了解释。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研究认为,新冠肺炎病毒经过突变,已经变得更具传染性。4月30日,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在生物学论文档案网(BioRxiv)上发表了一份33页的报告,认为,4个多月前在中国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已发生了突变,突变的病毒株自2月初开始在欧洲传播,之后传到美国和加拿大等地区,直到3月底成为全球感染个案的主要病毒株。这种在美国传播的主要病毒株似乎更具传染性。 该实验室与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英国谢菲尔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合作,在分析数千个新冠病毒序列后,确定病毒目前有14种变异。美国媒体引述该研究的主要作者、计算生物学家科贝尔(Bette Korber)在脸书上发表的观点称,“这是坏消息,但请不要仅为此事感到沮丧。我们实验室的团队发表有关报告,只因为全球临床人员和实验团队正致力尽快为他们的社区制作出新的病毒序列,所以我们不能对此事视而不见。”这份研究报告尚未经同行评审,但研究人员强调,考虑到全球正针对新冠病毒研发逾100种疫苗,故此病毒变异的消息是“紧急关注”的事情。研究人员警告称,如果新冠病毒在夏季没有像季节性流感那样消退,可能会进一步变异,并限制世界各地科学家正在开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有效性。一些疫苗研究人员一直在使用卫生当局在疫情早期分离出的病毒基因序列。两家制药公司5月5日表示,他们的新冠病毒试验性疫苗正要被送至美国进行初步人体试验。近日,美国制药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 SE表示,他们联合开发的新冠疫苗准备在美开始人体试验,如果试验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疫苗有可能在年底前在美国广为分发。该疫苗有可能成为美国批准使用的首批新冠病毒疫苗之一。这两家公司说,一般需要多年努力才能开发出疫苗,而这一疫苗使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技术,比典型的方法快很多。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 Inc和美国政府正在合作开发一种使用类似技术的疫苗。该疫苗第一阶段的试验正在进行,中期试验定于本季度开始。辉瑞此前曾乐观地表示,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最早在10月就能批准。不过,英国派驻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疫情特使大卫·纳巴罗医生(David Nabarro)日前

18日当天,三甲的朋友圈被“疫苗”和“垄断”两个热词刷屏了。这两个词汇分开看,其实也没什么,但组合在一起足以让人心惊肉跳。这个组合词汇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有报道称,美国正试图获得一家德国制药公司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的专有权利,德国政界人士对此予以强烈斥责。参加七国集团视频首脑会议的一些国家领导人告诉特朗普,医疗公司必须共享和协调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而不是只向一个国家提供产品。 ▲特朗普资料图————————————————————————————————————美国的这一做法真的让人后怕。而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16日报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也证实了此事属实,她透露这家德国公司主要投资者说,特朗普总统亲自试图做一笔交易,但疫苗只在美国使用的情况是不可能的。三甲曾说过,病毒没有国界,人类命运相连。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当下,各国的通力合作、互通共享、联合抗疫是战胜新冠病毒的不二法门。但现在看来,现实情况不仅远非如此,还令人愤怒。新冠疫苗是这场战疫的决胜因素,我们国家的内控做得再好,但如果疫苗研发跟不上,依旧会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威胁:要么听话,要么去死。美国试图独占、垄断德国新冠疫苗事件在国内刷屏之前,还发生过一档子事,也着实让国内很多人紧张后怕了一阵。就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16日称,美国研发的一种新冠病毒疫苗当天开始进行第一阶段临床试验,首位入组志愿者已接受试验性疫苗注射。这种新冠病毒疫苗名为mRNA-1273,是一种比较新型的疫苗。看到美国研发进展这么快,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忧,害怕我们落后受制于美国。对此,其实三甲想告诉大家,现在下结论还太早。————————————————————————————————————首先,美国研发的mRNA-1273疫苗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这种疫苗的优点是生产效率高,容易量产,成本低廉。但却有着非常突出的缺点,mRNA不稳定,不仅难以保存,注射之后也容易被细胞分解。同时mRNA在合成的过程中容易产生双链RNA,使疫苗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细胞清除。所以综合来看,美国最终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但三甲分析,想要成功很难,必究这在历史上就没有成功的先例,也就没有任何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其次,我们国家也不慢。几乎和美国同步消息,我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的科研团队,成功研制出了重组新冠疫苗,并已经获批启动了临床试验,开始在武汉市开展一期试验。这个消息真的是太让人振奋了!陈薇院士团队研发的是重组腺病毒疫苗,与美国那个疫苗最大的不同是陈薇院士曾应用这样的技术研发重组过埃博拉病毒的疫苗。而且埃博拉病毒疫苗已经完成了一期和二期的临床研究,要不是因为后期埃博拉大样本量人群不足,三期临床试验也可能早就已经完成了。这里三甲插播一条小科普,疫苗的研发是要经过三期临床研究的,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和环节。但尽管如此,埃博拉疫苗也进入了国家储备,并在2017年10月批准了新药申请,有条件时再开展Ⅲ期临床试验。这就不一样了,从这个经历来看,陈薇院士团队研发的新冠疫苗是有近乎成功的经验的,这是我们与美国最大的不同,而且这种类型的疫苗稳定性和安全性都很好,是比较有保证的。说到这,大家可能心里就有数了。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在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罕见新冠疫情中,我们跑赢了上半场,下半场能否继续领跑,就看疫苗的研发情况了。疫苗是终结新冠病毒最有力的科技武器,手里没有硬家伙,终究是会受制于人的。为了彻底战胜这场疫情,现在让我们一起大声喊出:陈薇院士加油!中国必胜!上述资料源自:三甲传真(原创)

李兰娟团队:新冠病毒突变将影响病毒致病性——————————————————————2020年4月1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的团队在医学预印本平台medRxiv在线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指出新冠病毒已经出现了能够切实影响致病性的突变,它的变异和多样性或被大大低估,不同变异毒株在细胞病变效应和病毒载量方面差异可达270倍。基于这份研究成果,李兰娟团队指出,在研发新冠肺炎疫苗和药物时需要考虑到这些累积突变,尤其是始祖突变的影响,以避免潜在的缺陷。可以说,这份研究成果是相当有分量的,它及时找出了新冠肺炎病毒的隐藏特点,为疫苗研发指明了方向。▲李兰娟团队【相关拓展】为了客观评估新冠病毒突变对病毒致病性的影响,李兰娟团队开展了体外感染试验。他们选择了一种叫做Vero-E6的细胞系,这种细胞系具有与人体细胞非常相似的ACE2受体。他们用所有11个病人来源的病毒分别感染Vero-E6细胞,每隔一段时间采集细胞并检测细胞的病毒载量。前4个小时内,这些细胞的病毒载量都保持平稳,这时病毒的复制还很少发生。8个小时后,6号、7号、9号、10号、11号病人来源的病毒载量显著上升。24小时后,除2号、7号外的所有病毒载量都显著上升,而10号和11号的上升速度比其他都要快很多。接下来,研究人员检验了病毒载量增加是否会导致更多细胞死亡。在感染后48小时和72小时显微镜下观察这些细胞系,CPE或细胞死亡率与病毒载量数据高度一致,表明病毒载量越高,细胞死亡率越高。11号患者来源的病毒中,出现了令人始料未及的三核苷酸突变,而这种突变在后续实验中表现“强劲”,大大提升了毒株的复制速率和致病力。事实上,这位患者的病毒检测阳性,维持了惊人的45天。这种三核苷酸突变的功能影响值得进一步研究。最后,与近期报道的“粪便中没有分离出活病毒”相反,此项研究中的3份病毒分离株就来自病人的粪便样本,这表明新冠病毒的确有在粪便中复制的能力。( 来源:科学网、前瞻网、观察者网 )

【取决于几个数据,第一不良反应有多大,第二它的保护率有多高,第三当时全世界的疫情有多高,第四病死率会降到什么样的程度】◇◆◇◆◇◆◇◆◇◆◇◆◇◆◇◆◇◆◇◆◇◆◇◆◇◆◇◆◇◆◇◆◇◆◇◆◇◆◇◆◇◆◇◆◇◆◇◆◇◆◇◆◇◆◇◆◇◆◇◆张文宏医生表示,现在疫苗的临床试验的结果没有出来,三期临床试验全世界都还没开展,所以拿不到疫苗保护效果的数据。是不是人人都打,取决于几个数据,第一不良反应有多大,第二它的保护率有多高,第三当时全世界的疫情有多高,第四病死率会降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些都需要衡量。内容源自:人民日报◇◆◇◆◇◆◇◆◇◆◇◆◇◆◇◆◇◆◇◆◇◆◇◆◇◆◇◆◇◆◇◆◇◆◇◆◇◆◇◆◇◆◇◆◇◆◇◆◇◆◇◆◇◆◇◆◇◆◇◆【内容延伸】国家卫健委:武汉重症新冠肺炎实现清零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4例,其中境外输入1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3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6例,其中来自境外输入10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979例,其中境外输入157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07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035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5例,台湾地区427例。4月23日,湖北现有确诊病例首次降至50例以下,连续20天无新增确诊和疑似病例;近10日,全国现有境外输入病例逐步下降,但仍有境外输入关联本土确诊病例报告。要全面查清确诊、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等行动轨迹,精准围堵、消除隐患。另外,刚刚得到消息,随着最后一例重症患者新冠肺炎治愈,2020年4月23日,武汉重症病例实现了清零。以上是疫情情况。内容延伸源自:中国新闻网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有望可以紧急使用】◇◆◇◆◇◆◇◆◇◆◇◆◇◆◇◆◇◆◇◆◇◆◇◆◇◆◇◆◇◆◇◆◇◆◇◆◇◆◇◆◇◆◇◆◇◆◇◆◇◆◇◆◇◆◇◆◇◆◇◆4月23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表示:“或许到9月,我们能有一种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使用的(新冠)疫苗,如果疫情再次大规模爆发,仍处于第二或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疫苗可以用于特殊群体,例如医疗人员。在我看来,也许明年初,我们能研发出可用于健康人群的疫苗。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研发进程。目前在中国,我们有两款候选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一款是腺体病毒载体疫苗,另一款是灭活疫苗。他们正在进行二期或二期临床试验。”内容源自:和讯网◇◆◇◆◇◆◇◆◇◆◇◆◇◆◇◆◇◆◇◆◇◆◇◆◇◆◇◆◇◆◇◆◇◆◇◆◇◆◇◆◇◆◇◆◇◆◇◆◇◆◇◆◇◆◇◆◇◆◇◆【延伸阅读】专家揭秘中国新冠病毒疫苗进展:陈薇院士团队或进展最快4月22日,疫苗专家陶黎纳向记者指出,他预测特定人群在6月底就可以使用,现在处于临门一脚,但基于目前对安全性和动物有效性数据,给人体接种疫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这对全球抗疫来说也将起着决定性力量。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团队发布的一份持续监测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4月8日,有115支新冠疫苗处于开发过程中,其中78支已确认为活跃状态。虽然大多数进行中的项目仍处于探索或临床前阶段,但最近有5支候选疫苗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灭活疫苗产能不太可能高,但转基因组分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和mRNA疫苗很可能产量很大,供全球接种也不是问题。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与康希诺合作的疫苗从进展上看是最快的,而且也适合量产,在此次疫苗之‘战’中或拔得头筹。“陶黎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我国5条疫苗研发路线最新进展:已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4月15日,我国科研团队已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还有部分疫苗预计四五月份陆续申报临床试验。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介绍,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上,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共布局五条技术路线,目前已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其中,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团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首个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已于3月底完成一期临床试验受试者的接种工作,并于4月9日开始招募二期临床试验志愿者,这是全球首个启动二期临床研究的新冠疫苗品种。4月1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了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申请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进入临床试验。4月13日,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吴远彬介绍,腺病毒载体疫苗之后还要进行三期临床试验,并据结果确定是否使用。灭活疫苗生产工艺相对比较成熟,质量标准可控,且具有国际通行的关于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评判标准,这些将为提早使用疫苗创造便利条件。延伸阅读源自:北晚新视觉网

研究人员警告称,产能制约和囤积行为可能会限制SARS-CoV-2疫苗的全球供应。—————————————————————————————————由于全世界都急于结束这场疫情,各国正争先恐后地投入疫苗研发和生产。据乐观人士预计,疫苗或在未来12-18个月内问世——但研究人员已经在提醒公众,疫苗供应可能无法覆盖所有人群,富裕国家可能会大量囤积。德国CureVac的研究设备,该公司是目前正在研制新冠病毒疫苗的几十家企业之一。疫苗生产所需的设备取决于哪种疫苗会脱颖而出。部分研究人员认为,政府及私人资助机构应向疫苗生产商提供资金,方便他们提前增配生产设备,即便这些设备最后未必能派上用场。尽管已有投资人表达了明确的资助意向,但实际资金离公卫专家提出的几十亿美元仍相去甚远。此外,生产新冠病毒疫苗的资源也要和其他疫苗进行平衡。世界各地的疫苗厂商每年要生产数以亿计的流感疫苗,在需求爆发期可以及时扩大产量。但是,如果几十亿民众都亟需同一种冠状病毒疫苗,而各大企业又要继续生产流感以及麻疹、腮腺炎、风疹等疾病的疫苗,产能就会出现较大缺口,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学专家David Heymann说。由Heymann领导的专家组负责向世卫组织提供COVID-19大流行等新发疾病的应对建议。——————————————————————————————————疫苗的生产流程:印度浦那一家疫苗生产厂制造的小瓶疫苗(非新冠疫苗)。世卫组织表示,正在制定能确保疫苗平均配给的方案,但方案实际如何落实尚不明确。伦敦大学学院创新与公共事业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家Mariana Mazzucato说:“在大流行中,我们最不愿看到的,是疫苗只在生产它们的国家中使用,而不是全球可用。”全球疫苗联盟GAVI的负责人Seth Berkley也认为,无论是实际的还是政治的供应制约,都是一个“大问题”。GAVI是一个公私合作的非营利组织,总部在瑞士日内瓦,旨在促进全球范围内的疫苗接种。——————————————————————————————————孰是赢家?想要快速获得大量疫苗,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扩大生产规模,因为疫苗的基本生产设备取决于不同的疫苗类型。疫苗的组成可以是减毒或灭活的新冠病毒,也可以是部分表面蛋白或一段RNA或DNA序列,以纳米颗粒或另一种病毒(如麻疹病毒)为载体,注射入人体内。注射的物质可能需要在大量细胞中利用合成RNA或DNA的机器进行生长,也可以在烟草中生长。如果灭活的SARS-CoV-2制成的疫苗被证明最有效,那就很容易估算出批量生产需要哪些资源,因为这种上世纪50年代就问世的工艺已相对成熟,Felipe Tapia说。他目前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复杂技术系统动力研究所研究生物过程工程。但是,如果要合成纯化高浓度的SARS-CoV-2整病毒,则需要具有三级生物安全认证的设备。Tapia说这类设备非常稀缺,这可能也是少有公司在尝试这种制备方法的原因。目前至少有十几家公司都在尝试的另一种方法,是将RNA或DNA组分注入人体,借此刺激人体细胞产生SARS-CoV-2利用的某种蛋白。“基于RNA或DNA的疫苗可能工艺相对简单,更容易规模化生产。”伦敦生物医学研究资助机构惠康(Wellcome)的疫苗项目负责人Charlie Weller说。但目前为止,尚无这种方法制备的疫苗被批准用于人类疾病。正在尝试这种方法的一个公司是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其在3月中在志愿者体内接种了首个实验性RNA新冠疫苗;另一家公司是位于德国蒂宾根的CureVac,该公司称其拥有的生产设备可以每年生产4亿支RNA疫苗。这两个项目均获得了“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的资助,该国际联盟成立于2017年,总部位于奥斯陆,专门资助和协调疾病暴发期间的疫苗研制工作。除了上述两个项目,CEPI还资助了另外六个疫苗攻关团队,其中一个团队希望通过重新设计的麻疹疫苗,让机体产生免疫性的SARS-CoV-2蛋白。法国国家生物医学研究机构INSERM的研究主任、病毒学家Marie-Paule Kieny表示,如果这种方法可行,那么麻疹疫苗的生产设备就能用于生产COVID-19疫苗,但她也提醒道,产能可能仍然需要提高,以避免影响原有麻疹疫苗的生产。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员。她所在的研究团队希望利用重新设计的麻疹疫苗诱发机体对SARS-CoV-2的免疫反应。其他因素也可能成为疫苗生产过程中的瓶颈。“亚基”疫苗除了包含一种SARS-CoV-2蛋白或一段关键蛋白片段,还需添加“佐剂”——一种另外加入的用来增强免疫反应的分子。佐剂所需要的成分,比如特殊的脂质,可能会在疫情期间供不应求,美国药典(USP)的首席科学官Jaap Venema说。USP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主要任务是帮助制定药品质量标准。还有一种快速生产疫苗的方法是借助植物。烟草巨头英美烟草公司(BAT)4月表示,公司将尝试借助快速生长的烟草来生产疫苗(疫苗由其子公司Kentucky BioProcessing开发)。但Venema说,基于植物的疫苗产品还存在多重监管障碍,包括要遵守转基因生物的相关法规,这

截至2020年4日21日,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240万例,死亡16万例。由于新冠病毒感染者中约80%为轻症患者或无症状感染者,若不采取强力社会隔离措施,极难控制其传播。在巨大的防疫压力下,多国出台了强力居家隔离和边境管制措施。而疫苗作为最经济、最有效的传染性疾病控制手段,是各国战胜疫情的终极武器。◇◆◇◆◇◆◇◆◇◆◇◆◇◆◇◆◇◆◇◆◇◆◇◆◇◆◇◆◇◆◇◆◇◆◇◆◇◆◇◆◇◆◇◆◇◆◇◆◇◆◇◆◇◆◇◆◇◆◇◆远水难解近渴?疫苗研发的意义疫苗研发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包括开发探索、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和申报上市等不同阶段,研发过程通常持续10-15年,甚至长达数十年,但当前进行紧张的新冠疫苗研发仍然具备重要意义。短期意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播有可能跨越本年度,甚至可能演变为季节性流行。在此情况下,疫苗对控制下一季流行至关重要。长期意义:若新冠病毒在人群中持续传播,则进行广泛的疫苗接种以实现群体免疫,是战胜新冠病毒的终极手段。此外,进行新冠疫苗研发也为日后新兴疾病流行的应对做技术储备。新冠疫苗预计今年秋将附条件批准据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统计,当前全球约83项新冠疫苗研发项目,其中6项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77项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免费数据来源:药分享Plus截至4月13日,全球有5款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技术路径包括腺病毒载体疫苗、mRNA疫苗、灭活疫苗等,其中国内最快是康希诺(军科院)腺病毒载体疫苗项目,目前已开始I期临床试验受试者招募。康泰生物同艾棣维欣与lnovio合作的DNA疫苗项目也于4月7日进入临床I期,当前处于受试者招募阶段。国药中生武汉所在研灭活病毒疫苗也于4月11日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复星医药与BioNTech、辉瑞合作的mRNA疫苗项目也拟于4月下旬进入临床试验。华兰生物与香港大学合作的减毒流感病毒载体项目预计于4月底完成临床前研究并申请临床试验。内容源自:医药地理(原文有删减)◇◆◇◆◇◆◇◆◇◆◇◆◇◆◇◆◇◆◇◆◇◆◇◆◇◆◇◆◇◆◇◆◇◆◇◆◇◆◇◆◇◆◇◆◇◆◇◆◇◆◇◆◇◆◇◆◇◆◇◆【内容扩展】研发中的新冠病毒疫苗包括哪些?第一类是此前无同类疫苗获批过的新型疫苗,主要是指核酸疫苗,分为RNA(核糖核酸)疫苗和DNA(脱氧核糖核酸)疫苗,这类疫苗是将编码抗原蛋白的RNA或DNA片段直接导入人体细胞内。例如,美国第一个进入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mRNA-1273是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属于RNA疫苗,它是将编码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mRNA导入人体细胞内。而最新进入临床试验的INO-4800是一款DNA疫苗,使用了被称为质粒的一小段环状DNA片段,注射后能使细胞产生抗原蛋白。世卫组织官网信息显示,全球范围还有多个团队正在从事DNA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包括意大利生物技术企业Takis与美国应用DNA科学公司等机构的合作团队、印度药企卡迪拉公司等。第二类是此前已得到广泛应用的传统类型疫苗,包括灭活病毒疫苗、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重组病毒载体疫苗等,多数在研新冠病毒疫苗都属于此类。比如中国团队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就属于重组病毒载体疫苗,采用5型腺病毒作载体向人体内输送表达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基因。知识扩展源自:新华社(内容有删减)

2月13日下午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就新冠病毒疫苗何时问世的问题做了相关介绍,他表示,药物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武器。疫情当前,对药物的临床需求十分紧迫。虽然科研人员争分夺秒地寻找药物,应对此次疫情,但是药物研发是一个相对比较费时的过程。陈凯先介绍,新药的研究通常需要经历两个大的阶段,一个是临床前研究的阶段,包括新药的筛选和活性的评价、药理学研究和安全性评价,还有制剂和药学等许多方面的研究,这个阶段完成以后还要经过临床研究阶段,进行临床疗效和安全性的试验。应该说,新药的研制有其客观规律和评审规范,需要的时间是比较长的。总的来看,目前上海相关的科研力量正加快攻关,也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为临床诊治提供了支撑。比如,在目前还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上海市也在积极推进一批已上市药物、或者至少已经具备一定临床研究基础的药物,包括羟氯喹等,开展抗新冠病毒肺炎新适应症药物研发。其中,氯喹在体外研究中已经展示出了很好的抗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已被国家科技部、卫健委作为临床试验药物。日前,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上药集团联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启动了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在治疗新冠肺炎新药的研究方面,上海正在组织优势力量,加快新药发现和研究的速度。来源:人民网



友情链接: bgkz 土豆网名 开心小聚 疯狂踏板网 八仙饭店 女王芦荟 高粱标志 王牌游戏 招聘百科 落伍果盘